2230位用户,发布了23337篇文章,产生了209条评论!欢迎新会员:abcdefghdog

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并以此登录,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网调女王时代性关系

admin

admin发表于2017-12-31 10:32 来源:www.tutuone.net
 您现在正在浏览:首页 » 文学作品

网调女王 QQ 691813362 文字语言视频








严厉女S qq 781442883在线羞辱
广告位招商 688~988/月
网调女王时代性关系      --人类网调女王崇高地位丧失--         2003年10-→12月           少 典         一、导 言      二、网调女王制社会人类两性关系      (1)人类性交媾机制   (2)人类性交媾权利   (3)网调女王制社会公共妓女   (4)人类网调女王制度溯源   (5)人类女性崇拜      三、网调女王制社会形态      四、网调女王制社会性关系特征      (1)女性性交媾专属权利自愿让度   (2)女性性交媾专属权非自愿让度   (3)网调女王崇高丧失公共妓女   (4)氏族男性强奸现象   (5)氏族女性卖淫现象   (6)氏族女性强奸现象   (7)女性性交媾专属权物换请求   (8)氏族公共面首   (9)网调女王制社会同性恋现象   (10)女性同性恋关系   (11)男性同性恋关系   (12)男性同性恋发生机制   (13)女性性交媾专属权      五、网调女王制社会崩塌因素      (1)战俘与氏族社会两性关系       A.战俘命运及身份改变    B.战俘制造奴隶主    C.奴隶主现象瓦解网调女王崇高垄断    D.奴隶主现象对女性性交媾专属权侵害      (2)网调女王制社会公共“婚姻”关系   (3)网调女王制社会“婚姻”关系基本要素   (4)网调女王制社会“婚姻”关系中女性地位   (5)网调女王制社会“婚姻”关系中男性地位   (6)网调女王制社会首领身份地位认定   (7)网调女王制社会末期“结婚”社会化意义及延伸      六、结 语                 一、导 言        近代以来,人类学家、社会学家们根据地质考古学、经济政治学以及诸学科发现对人类文明进步阶段做出了划分细致考察与分门别类研究,将人类两性关系这一领域仔细解构归纳入各自研究范畴内,侧重于人类社会化属性研究,忽略其自然属性解析建构,致使人类社会曾经历过网调女王崇高阶段一系列自然关系研究流于苍白。本文尝试突破以往各学科分支对人类文明进步史现象划分,撇开现今人类固有社会关系属性,将人类文明进步阶段简单分为三个单元-→网调女王崇高阶段、男权崇高阶段、后网调女王崇高阶段。因目前人类正处于男权崇高阶段,一切科学与社会科学研究无不打上其鲜明社会属性烙印,各方面理论研究文献已经浩如烟海,故本文将不再涉及。史前人类网调女王崇高阶段女性与男性之间性关系将成为本文着重研究对象。        词语解释-→网调女王崇高,氏族社会时期,因人类两性性关系自由度过于宽松,导致男性无法辨别自己遗传基因所属后代,全部社会关系由女性直系或旁系血亲延伸构成,因而女性自然占居氏族群体日常公共生活主导地位。        文本中三个词组-→网调女王崇高阶段、网调女王时代、网调女王制社会,尽管表述不同,但意义相同,不再另行解释。          二、网调女王制社会人类两性关系         (1)人类性交媾机制        根据迄今为止已经发现人类两性关系文明史痕迹,学界普遍认为人类两性关系处于原始群居时期并没有固定婚姻关系。当时人们只知道生儿育女由女性全权决定。无论男性女性皆由女性肚子里出来,孩子们也是只认识自己母亲而不知道父亲是谁。在氏族日常公共生活中,一般成年男性专司狩猎保卫家园或与外族战事活动,氏族全体女性则留守营地,照看孩子,间或采集地下植物块茎,摘取树上果实,以补充氏族男性负责群体性食物提供不足部分及相应胃口调剂。一般生物学在研究区别界定人与动物绝对差异性时,发现两者之间存在着一个非常显著且显而易见特征-→即动物种群繁衍无论雌性雄性,发情与性交媾既需要根据自身是否已经面临性成熟阶段、也需要根据食物供应量及周边环境气候影响变化等因素决定,而性交媾行为发生则具有一定周期性。但是,人类则基本不存在上述现象,已经完全摆脱了前述条件限制,只要性成熟之后,无论女性抑或男性则可以不受时间地点食物等自然现象制约随时随意地发生性交媾行为。        此外,尽管人类也属于群居性动物,一般社会化方面与普通陆地大型哺乳动物没有什么根本分别,但除了不存在生理性固定发情周期现象以外,在性交媾能力方面(人与动物之间)差异则相当大。普通处于性成熟高峰期雄性动物(王者一类)在交配季节甚至可以垄断族群所有雌性动物性交媾权,一天之间可能与不同雌性动物性交媾达百余次,相形之下,人类男性在这方面则显得望尘莫及。一般而言,即使成年最强壮男性也无法在一天之间与女性发生十次以上(完整意义)性交媾行为,更遑论独占所有族群成年女性性交媾专属权。因此,人类男性遭受自身性能力无法满足所有遇到肌肤相亲女性使之充分享受性愉悦苦恼困扰已逾百万年之久,并相应形成诸文化元素(生殖器崇拜等)丝毫不奇怪。        在性行为追求方面,如果说绝大多数动物性活动纯系生物遗传影响,属于不自觉行为过程,也基本不存在以单纯追求性愉悦为目的性交媾行为(当然,某些动物会有自慰、同性互慰、异性间虚假性活动现象发生,这不在本文讨论之列),人类则显得完全不同,在性行为发生过程一系列相关活动中,坚决追求感官生理与心理刺激已经成为性交媾活动主体-→甚至会成为人类两性维持某些具有社会化关系纽带,原本所担负重要繁衍目的则退到次要地位,甚至根本无关紧要。究其原因,人类女性与一般雌性动物在进行性活动时候存在着截然不同差异,能够充分地享受(性交媾活动所产生)生理与心理愉悦性(快感),即首先必须以获得性愉悦享受为性活动主体,其次才(或根本不再)属于为延续族群繁衍服务-→生儿育女。在追求性愉悦满意度这一点上,人类女性与男性有着完全一致相似性与共同性(利益),其对心理与生理愉悦需要甚至还要大于男性在这方面需求。而人类在追求性愉悦具体活动时候,姿态也是纷呈复杂,绝非一般动物那么(草草了事)简单(从而引发一系列相关人类文化现象诞生),这就产生了一个重要现象:即氏族群体男性之间为争夺性交媾对象,必然会出现人类女性性交媾专属权让度与分配问题。    (2)人类性交媾权利       一直以来,人文主义认为,在尊重并满足异性人格心理生理前提下性交媾行为才能够进行,否则便会犯下强奸罪行。动物界因为并不存在规范化道德准则,所以也不存在强奸罪行(甚至根本不存在强奸现象),此罪行只发生在人类身上。这就是说,人类性交媾行为必须获得对方允许或默许才合乎道德。但在网调女王崇高时代,人类两性关系道德准则并未完全建立,基本处于模糊状态(特指单方面针对男性限制,女性强奸则不在其列),所以人类性交媾权利便具有了向女性倾斜特性。一般来说,人类女性垄断性交媾(专属)权利只在本氏族群体内有效,正常情况下,由于本氏族群体内所有成员都具有程度不同血缘亲属关联性,因此所有氏族男性都必须严格尊重这种女性性交媾专属权利,违反者将会受到氏族日常公共生活关系准则严厉处罚。至于例外现象发生(指氏族战争时期),氏族男性对其他氏族女性性交媾专属权利侵害行为(强奸其他氏族女性),则不会受到限制,甚至还会受到某种不同程度鼓励(这也是人类历史各次战争中女性往往会受到士兵强暴根源-→男性被压制性交媾权利诉求张扬方式)。       另一方面,在氏族群体日常公共生活中,面对面传教士式人类性交媾行为几乎为所有陆上大型哺乳动物绝无仅有,既表明人类性交媾行为与以单纯繁衍后代为目的动物(背进式)性交媾行为存在着截然不同区别,也意味着人类性交媾行为必须充分体现相互尊重相互满足这一两性关系基本原则(面对面式性交媾行为生理机制请读者自行参照相关文献,本文不作表述)。网调女王崇高阶段,由于人类女性在氏族日常公共生活环境中处于全面主导地位,因而氏族成年男性在与女性发生性交媾行为时必须严格遵从女性情感与性愉悦需要照顾原则,任何对女性情感与性愉悦需要漠视行为必然会被氏族社会排斥与不耻(男性受到无法满足女性需要嘲弄蔑视从此流传,这种不耻也是人类男性自信丧失、不能先于网调女王崇高实现男权崇高根源之一-→一般动物界情况正好与之相反,雄性王占有与族群几乎所有雌性动物性交媾机会,既是体能因素使然,也是强盛性能力使然。当这两者都丧失时候,王者将会发生更迭-→男权崇高是人类社会化因素使然,而非生理性因素使然,这在文本后面将会论述)。       此外,因为人类性交媾对象成熟早晚存在着年龄、身体健康或其他状况等差现象,势必会发生某些年龄段成年男性无法圆满获得女性性交媾专属权让度问题;在这里,某些成年男性也会因自己相貌体能或情感与勇敢精神等诸因素差异而被排除在女性性交媾专属权让度行列之外。但是,由于人类(及一切生物种群)普遍存在着追求生物遗传及性愉悦渴望心理获得性满足(除人类外,某些动物也有这种渴望,植物是否也有,就目前科学而言尚不得而知)本能因素使然,那些被排除在正常女性性交媾专属权让度行列之外男性势必又会想尽办法千方百计获得实现这种本能机会。       由于此时人类生存环境随时会因自然演(灾)变发生劣化,氏族群体日常公共生活必然经常处于游动不确定状态,加之与某些大型过于凶猛野兽相比,人类体能相对显得比较孱弱,因而大规模获取猎物较为困难(锐利箭簇-→含有陨铁性质尖锐薄片器具,因为稀少,尚未规模化使用),守在营地一般氏族女性随时会因食物供应量分配不足而发生饥饿现象,这个时候,倘若那些被排斥在女性性交媾专属权让度计划之外氏族男性能够以额外食物或自然捡拾或手工打造装饰性物品作为交换条件,以获得氏族女性性交媾专属权让度,来实现获取自己正常性交媾生理与心理满足目的,而此时一般氏族女性又情愿在不以牺牲自己性愉悦满足优先获得前提下表示同意,这就致使那些本来会被排除在正常女性性交媾专属权利让度计划之外氏族男性也享有了与一般氏族女性发生性交媾及获得性愉悦满足机会,于是,人类女性性交媾专属权利让度便发生了两相情愿公平向度交易现象。   (3)网调女王制社会公共妓女       妓女定义-→在男性主动提供物质或精神帮助等交换条件时自愿与之发生性交媾行为女性,称之为妓女,是网调女王制社会一般氏族女性对自身性交媾专属权自愿与非自愿性公平让度主体(非自愿性是指某些时候女性会不顾及自己性愉悦满足获得,甚至放弃)。       附加说明-→人类原始公平性交易行为是社会一切物质及精神价值所有权转移根源(由来)。       网调女王崇高阶段,氏族公共妓女现象获得了氏族群体日常公共生活普遍承认、尊重甚至鼓励,是一种社会公共意识明确。尽管此现象发生机制(人类女性向遗传基因不占优势地位男性提供让度性交媾专属权)违反了一般生物学法则,但这种基于物质与精神交换条件让度人类女性性交媾专属权行为仍然系维护女性自身遗传基因延续本能需要(同等物质条件下,依靠让度女性性交媾专属权换取食物,可以使后代获得更多生长机会,也可以使自己不挨饿,因此,氏族群体一般女性皆有可能发生这种自愿与非自愿性交媾专属权让度行为)。       但是,并非所有氏族成年女性皆有成为公共妓女可能(特别优异女性自动排除成为可能-→自然会有数量众多勇士男性主动向她们献媚及奉献额外物质以求得对其青睐。额外物质-→指属于氏族日常公共生活分配给他们部分之外处分物),这是因为公共妓女存在类似于职业行为,除了一定拥有相对整个氏族群体女性比较出众容貌与品格外,还具有成为公共妓女特殊条件(容易引起异性怜悯、同情与取悦异性技巧等因素)及相应对氏族群体日常公共生活影响力(某些方面可能具有受到承认专项特长-→歌唱、吟咏、舞蹈、人体装饰技巧、手工劳动技术掌握等),否则她们将不会被众多氏族(非勇士、普通)男性所追求。有一点可以确定,氏族公共妓女除却年龄身体健康因素外,其生涯在获得一定声誉(被氏族社会确认一般平等地位)及相对丰富财物获得后会自动结束(不再需要依靠向异性提供性交媾机会谋取财物与精神帮助等)。    (4)人类网调女王制度溯源       在人类早期群体日常公共生活中,某些因自身品格体格相貌优异而成为群体男性普遍追求争夺性交媾专属权让度女性当然成为爱神以及精神崇拜偶像化身(尽管群体内部斗争可能因她们而起-→指男性之间彼此争夺与之性交媾权或女性之间因互相深受妒嫉折磨发生摩擦-→不同群体之间战争也可能因她们爆发-→因垂涎其美貌、才干而发生抢夺与反抢夺,或简单为了爱慕与阻止爱慕),这些爱神偶像化身女性因其在群体所处地位高尚关系而自动拥有广泛选择女性性交媾专属权让度对象(勇士男性)优先权利(即在众女性之间竞争与最优秀勇士男性发生性交媾行为时候拥有最优越地位),那些遭到垂青者(勇士男性)也自然会拥有(感到)无尚光荣与骄傲(体现男性之间那种自尊与满足心理获得),其后,她们所生育子女也会因这种“优优组合”关系而自然拥有群体最大财富积累,并相应获得日常公共生活诸优先权(舅舅们会宠爱他们、母亲诸多情人也会格外关照他们),将这种具有彼此亲(恋)情连带关系放大后,氏族子集合(连带关系家庭)于是产生。而一个整体氏族(社会)集合则是由多个这类氏族(社会)子集合紧密或松散联系关系相加组成。在每一个氏族子集合中,女性(母亲)总是占居最高地位(有些则由才干特别优异女儿担任家长,母亲会乐观其成),情人(勇士男性)与兄弟们也总是会维护她们这种(具有亲情关系)尊贵地位,当这种女性尊贵被时间延续形成为氏族整体习惯后,人类网调女王(尊贵)制度于是正式诞生。而氏族(社会)集合最高领袖(首领)则是在许多这类氏族子集合尊贵女性中遴选产生,任期不一。那些被推举为氏族首领深孚众望女性只有在发生例外情况时候,地位才可能会遭到更迭。       氏族子集合概念-→指以女性纯粹直系(垂直)连带关系构成,母亲、儿女以及与母亲有关系情人(非血亲勇士男性)、兄弟(舅舅)组成。在这个子集合中,母亲自然拥有最高地位,兄弟们与姐姐系从属关系,情人们与女性也系从属关系。在这个子集合中,祖辈已经被排除(即自行遗弃。祖辈自行遗弃机制文本后面另有论述)。       在这里,需要明确一点,即氏族社会并不存在原始共产主义现象(共产、共妻无法实现),这是因为氏族社会基本不存在公共积累过程,那种所谓氏族公共积累-→指由各女性情人与兄弟及儿子将猎获劳动所得上交,纯属后人杜撰想象,这是因为氏族各子集合对生活资源占有与劳动能力付出等存在着程度条件不同差异,那种按照(不管付出多少)人头平均获得氏族群体日常公共生活财物分配照顾弱者机制不存在(弱者另有自救办法,公共妓女现象便是一例)。而建立一个具有规模化统筹协调氏族(群体)集合生活资源与氏族各子集合所付出(及上交所得)相应公平分配管理机制需要有实现集约化经营强大能力,这一点,发生在人类社会早期显然很不现实。       另外一点,即各个氏族子集合(部落由相对数量子集合叠加组成)居住地一般处于分散状态(依据自然环境占有),大型公共村落形式(集镇)很少出现或甚至根本不会出现(会场-→公共广场只是一块比较开阔空地,只有在举行重大仪式时候,人们才会集中起来,以物物交换为目的规模化集市概念尚没有形成,简单交换可以在自然居住地发生),人们也只是根据自己对生活理解需要而生活,因此中央集权(氏族首领集中所有子集合家长权力,统一管理所有子集合内部事务)在这个时候不可能形成。而(原始也好,科学也罢)共产主义分配制度(协调统筹安排整合氏族全体成员生产与生活等社会关系)只有建立在高度集权架构基础上才可能实现(不是每一个氏族子集合都会自动放弃管理内部事务权力,将命运交由他人安排,也不是每一个氏族成员都会自动服从来自家庭以外权威支配)。       不过,这也并不表明某种程度一定形式统一协调管理氏族各子集合(获得物)粗放松散形联合机制不存在,这种联合机制只有在各氏族子集合面临紧急情况(指在战争或自然灾变等不可抗逆因素面前,人们需要整合分散力量,集中应对)自愿与非自愿加入时才会发生效用(战争胜利后获得大批额外财物与俘虏,需要有一个按照不同努力付出程度大致公平奖赏分配办法。灾害来临时,需要人们集中力量应对。在生死攸关时刻,人们可能会暂时放弃各自局部利益以求得整体利益完善,但一俟危机消除,日常生活便又会恢复如初)。       网调女王制社会基本特征-→获得氏族各子集合财富与支配及力量投放(指挥勇士男性征战)权利女性皆以向他人(氏族男性)提供性交媾专属权(自愿让度)为实施权力基本手段(子集合内部除外,指自然拥有兄弟或儿女支配及力量投放实施权力),其带领人类摆脱原始群居生活状态正式进入氏族社会方式明显有别于自然界其他动物简单群居生活模式(高等级动物社会皆以强壮雄性武力与强盛性能力称王为获得权力方式,雌性与其他雄性动物皆处于被支配与服从地位)。       网调女王制社会早中期不存在婚姻现象(网调女王崇高阶段式微后除外)。所谓“从妻居”形式只是氏族非血亲男性与女性发生性交媾关系场合之一(一般女性会将男性召到家里与之交媾,然后将之遣开)。氏族一般男性正常时期会与姐妹及其所生育子女共同居住生活。       正常时期-→指氏族群体与相邻氏族群体之间互相围绕生存资源竞争与冲突程度比较低时候。       在氏族日常公共生活比较祥和时候,氏族一般男性即使离开家庭单独居住也属暂时性质-→通常由女性负责驯育家养动物数量增多照顾不过来时候,他们会将这种照顾牲畜责任接过去,此外,他们经常性地参与打猎活动也需要远离家庭过一种女性身体不在场生活。但是,在非正常时期,他们则会离开家庭去另外场所居住-→过一种类似兵营式集体生活。       非正常时期-→指氏族发生对外征战活动(保护家园或侵略其他氏族抢夺财物及美貌女性)或经商贸易(与相邻距离较远其他氏族发生简单物品交换关系,带回本氏族女性所需装饰性及精神生活一类物品等)之类氏族日常公共生活额外需要时候。。      (5)人类女性崇拜          网调女王崇高阶段,氏族女性单方面拥有与任意对象(属意男性)性交媾专属权利,不管这种性交媾行为出于何种目的,心理、生理愉悦需要满足也好,简单物质渴望交换也罢,总之这种人类社会基本欢乐享有追求主动选择权利(性交媾专属权)掌握在她们手中。而人类社会所发生女性(普遍)崇拜与生殖器崇拜现象便于这一阶段出现。       女性崇拜源自于人类对将自己带到这个世界之前所曾居住母亲子宫生活记忆怀念潜意识形成过程,是一种先天性感觉,不仅仅只发生在男性身上,女性本身也具有这种深刻意识。其最基本特征便是人类婴幼儿时期便产生、保持对生育自己母(亲)性最大程度敬畏与顺从(随着年龄增长意识会渐渐淡漠)。在人类早期所崇敬天地、鬼神、先人三位一体偶像排列关系中,女性(母亲)崇敬显然占有最重要位置(人可以不敬天不畏地,但不可以不孝顺母亲),这既是此后一切社会道德意识架构最基本要素,也是一切社会良俗规范形成根源。很长时期以来,看一个人品质如何,便是看他是否能够孝敬年长(父)母亲,如果他犯下了一系列重大罪行,出发点是为了孝顺母亲,自然会获得人们普遍同情、怜悯甚至原谅。而当人类这种对母(亲)性高度尊敬与顺从潜意识在此后成长过程中逐渐形成了自然习惯定势以后,又会扩展到所遇到一切值得尊敬与爱戴女性身上(不管她们年龄相貌如何),从而成为个人良好品质一个基本构成要素(绅士风度表现之一是女士优先)。       网调女王崇高阶段,人类女性崇拜除却上述因素以外,还存在着普通氏族男性对与女性发生性愉悦深刻渴望(求欢)情结,这是因为人类男性倘若要实现自己性愉悦目的,只有建筑在女性身体在场基础之上才能够达到(自慰意义毕竟不尽相同-→丧失遗传基因传递效应),人类男性也只有在获得女性性交媾专属权利让度情况下才能够实现自身一般生物特性遗传承续价值,因此种植在人类男性深层潜意识中女性崇拜情结亦是一种人类生物性深刻本能。       在实现这个本能一般化行为过程当中,人类男性所遭受女性威权影响显得尤为重要,虽然男性生殖器崇拜表面上看源自于人类女性对男性经久持续坚强性能力渴望情绪,但这种女性对男性经久持续坚强性能力渴望情绪不会发展为普遍男性崇拜,无论什么时期,人类女性都不会对人类男性发生崇拜,男性崇拜只是人类男性自己事情(英雄主义渴望情结),与人类女性无关,男性崇拜说到底就是男性生殖器崇拜,也只有这种崇拜才具有两性认识统一性。氏族社会时期,人类女性对男性只会抱着一种希望,这就是鼓励鞭策他们都能够成长为氏族坚强勇士,有能力充任氏族家园与安全守护者角色。       除此之外,男性生殖器崇拜与人类生殖崇拜也没有直接关系。人类生殖崇拜只是人类女性崇拜一个支脉。很早时候(限于对生育机制认识能力),人类就明白生殖只是女性自己事情,男性在这件事情上帮不了多少忙,男性性能力持续强盛是否与女性能否正常生育也没有多大关系,因此,人类生殖崇拜仅只普遍表现在对女性身体性征夸张性描述上,女阴、乳房这一类人类女性特有性征则是人类生殖崇拜典型象征标记。       人类生殖器崇拜分为男性生殖器崇拜与女性生殖器崇拜。很显然,人类女性不会崇拜自己性特征(女性同性恋观念例外),这两种崇拜都是人类男性自己没事瞎琢磨结果,之所以说是瞎琢磨是因为人类男性对自己性坚强持久能力存在着普遍深刻恐惧忧患意识。在观察到动物界雄性(尺寸巨大强壮生殖器)那种坚强持久性能力之后,人类男性更加意识到自己(性能力)远远不能够实现同时满足诸多女性性愉悦需要(有时甚至连一个女性性欲望都无法满足),而这种人类女性性愉悦需要满足又是人类男性摆脱灵魂深处孤独唯一实现方式,人类女性也只是在与男性发生性交媾关系时候才会特别地眷顾需要他们,同样关系,人类男性也只有在与女性进行性交媾时候才会感觉到体现、实现自身(对女性心理亲密影响与生物基因遗传)价值重要性。       因此,对男性生殖器渴望情绪不仅仅只是人类女性事情,更是人类男性自觉所为。另外,人类早期并不主动认为生殖与男性密切相关(这一点前面已经叙述过),生孩子只是人类女性自己事情,男性在这件事上帮不了多少忙,也意识不到两性交媾时候精子与卵子接合重要性,因为卵子深藏在女性身体内部,男性根本看不到,而在与女性性交媾时候,男性精子也不是绝对一次性地就能够实现完整价值(精卵准确接合),通常情况下都是白白浪费了。同样,人类女性也不会意识到精子对自己生育有着深刻意义,因为她们会同时与很多男性发生性交媾关系,根本无从获悉属于哪一个男性精子才是自己生育决定性因素。       因此,人类两性在发生性交媾关系时候,所抱目的需要排除单纯生殖意义,剩下只有一个功效-→两性在性交媾关系过程中所获得生理、心理愉悦需要价值。由于人类绝对多数男性在与女性发生性交媾关系时候存在着生理不应期这一医学现象,射精完毕与实现重新勃起需要有一个时间差过程(这种现象生理医学机制,文本不作表述,读者请自行参照有关文献),如果男性对性交媾技术掌握不是很好,不懂得延缓射精过程与女性性高潮唤起有着连带关系,便无从绝对满足女性对强盛性愉悦获得渴求情绪,反过来又会致使与之性交媾女性发生诸多生理、情感形式表现(身体不适、情绪厌烦等等),从而促成了男性对自身性能力满意度心理悲观情绪产生。       当上述两种人类两性心理情绪表现物化时候,便共同催生了男性生殖器崇拜现象,男女两性同时对男性加强辅助提高其性能力发生了鼓励性张力。在人类网调女王制深厚土壤根植时期,氏族日常公共生活虽然远没有后来农耕社会时期那种财富极大增加现象,与其他氏族也经常性地发生矛盾冲突,但氏族群体内部日常公共生活气氛一直比较祥和,人与人之间关系十分简单,男女两性娱乐活动项目与范围也比较狭窄,高级精神活动几乎根本不存在,虽然在一般性祭祀活动时会出现集体性歌唱舞蹈之类大型公共游戏,但组织这类活动需要有依据(生孩子、庄稼丰收、战争胜利、春季来临、猎获了大型动物、偶然发现某类珍宝等),并不经常(时时刻刻)发生,因此普通氏族男女对免费性娱乐活动需要便显得格外热衷,甚至比较迫切。这时候,氏族成年女性为了实现其性愉悦需要满足目的而四处猎取拥有强盛性能力男性,会拥有不计其数性交媾对象,氏族男性也会纷纷以成为被获取女性性交媾对象而感到自豪。       在这里,有一个情况值得注意,倘若排除一般对财富渴望与日常生活所需积累因素,氏族女性根本不会与任何体弱年老性能力表现较差男性发生性交媾行为,当然,这也出自于人类内心深处潜意识筛选排斥吸纳劣势遗传基因生物性本能。但是,倘若某些氏族女性因相貌过于丑陋或其他因素使然,则有可能会发生另外一种现象,即她们会(垂涎男性强盛性能力或感激其对自己及家庭巨大投入帮助而)主动献身某个属意(钟情)男性而不索取任何酬劳(免费提供女性性交媾专属权),倘若这时候,那些男性表现出不情愿情绪,她们甚至还可能会以自愿奉献其他财物等形式来获取与之性交媾机会(女性买春行为)。       在探究人类女性崇拜发生机制时候,还应该明白一点,即如果排除女性性交媾专属权这一决定性因素,人类一般女性因为自身生理心理诸因素使然,单纯性地依靠其纤弱体能势必无法实现对氏族男性全面性控制,氏族一般男性也不会仅仅因为内心深处所保持对母(女)性尊敬因素而绝对愿意服从听命于氏族女性权威,人类网调女王崇高地位(实现)需要以女性性交媾专属权利让度这一最基本绝对性控制手段来奠定。       最后,女性崇拜是人类早期所有氏族社会图腾文化及精神崇拜唯一共同性标识。只有当女性(器官、生殖)崇拜以及一系列相关演化生活艺术无法绝对实现感召全体人类男性时候,才会导致这一人类原始崇拜(网调女王崇高)色彩渐渐淡化,并间接产生一个后果,即人类社会简单婚姻雏形出现。             三、网调女王制社会形态       人类社会简单婚姻雏形既是氏族男性地位上升结果(两性完整婚姻关系放在本文最后部份论述),也是网调女王崇高地位整体沦丧耻辱退让先声。究其原因,在于各氏族群体常会因为本氏族社会两性(数量配额)关系极其不平衡而导致以(女)性对象争夺(所谓抢婚与反抢婚)为标志战争增加剧烈,当战争规模扩大之后,氏族女性便被置于保护与被保护弱者地位而无所适从,(崇高网调女王)再也不能保持控制战争实际与潜在影响力。虽然各氏族群体之间烈度规模不等战争并不总是因女性而起(人类种族潜意识非主动性血缘交叉溶合过程:从其他氏族群体争夺女性-→导致女性性交媾专属权发生非自愿性让度),受害者悲哀形象却总是被强加到女性头上。       当然,网调女王制社会各氏族群体之间战争起因多种多样,并不仅局限于前述关系,对丰富食物及一般性生活资源(料)占有重新分配、居住地领域重新划分确定、优美手工艺品(或天然性饰物)贪图欲望,甚至仅因垂涎某位格外美丽强壮(女)性对象所发生矛盾冲突(并非抢婚-→异族女性之间美丽品格嫉妒、男性因爱慕其不能导致仇恨报复心理、甚至受到训斥致使虚荣心受伤)等,有时候甚至一个非常简单可笑因素也会导致战争发生。当这些战争逐渐呈规模化趋势(失控-→损失报复与反报复、死亡比例加大、痛苦程度剧烈,导致仇恨螺旋式上升)时候,氏族群体成年男性因(家园保护者)武士角色加剧(女性直接-→充当战争主体与男性比肩在战场上共同搏杀-→参与战争情况比较少见,但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出现时候,一般是本氏族男性勇士已经牺牲得所剩无几,导致女性因失去亲人仇恨程度加剧-→心理忍耐承受痛苦能力丧失)开始在日常公共生活中占居格外重要位置(战时状态下男性威权自动上升),女性威权自然而然退居比较次要地位,这也是网调女王制社会瓦解一个诱因。       在血腥残酷艰苦卓绝战争时期,各氏族群体女性所遭受痛苦程度最大,不论牺牲儿子、兄弟,还是自己饱受战争凌辱身体,心灵与尊严总是会受到最深重伤害最沉重打击。至于那些在战争中被以掠夺、交换、俘获等方式流落至其他氏族群体女性也必然会对以往所享有崇高网调女王丧失导致沦落现今卑微地位感到痛苦沮丧,心情无比压抑,若被所在氏族群体按照战争奖赏规则分配从属于某位具体男性时,还会面临被强行剥夺女性性交媾专属权(被强奸)命运,虽然不大可能会发展成为氏族群体所有男性共同性侵犯对象(起初可能会遭到参与战争主体性侵犯),但其女性性交媾专属权丧失则意味着原有崇高网调女王在现处氏族群体中地位丧失,因此,这些身份已经改变女性会因所遭受屈辱展开某种程度反抗(不甘心丧失原有崇高网调女王地位),氏族群体也会禁锢(不允许)她们继续享有原先各项基本权利(部落如何对待被抢劫女性,以及她们如何适应新环境,不在本文讨论之列),其中氏族女性因各种原因对她们表示鄙夷蔑视(胜利者对失败者骄傲情绪表现)并加以防范(担心她们染指自己性交媾专属权让度关系-→争夺性交媾对象),都很正常。       另一方面,氏族群体在奉行战争勇士奖赏规则时,将被俘女性分配给功勋卓越者(勇士),并以氏族日常公共生活承认方式授予他们占有被俘女性性交媾专属权利(对这些女性来说,这属于一种非自愿性性交媾专属权利让度关系,由战争游戏规则决定,事先已经获得各氏族社会所约定俗成承认),当这种承认以某种形式(如召开胜利庆祝会议,由氏族首领口头宣布)告知整个氏族群体时,氏族所有成员都会接受并表示认可,从而在一定形式上将战争被俘女性与氏族勇士拴在了一起(一种从属性固化两性关系。从属性-→指被俘女性属于氏族勇士。固化-→指若无特殊原因,这类被动约定性关系不会改变)。此种固定性关系便是人类简单“婚姻”关系雏形,通常只在战争时期发生与有效。       这种人类早期氏族群体所出现简单“婚姻”关系雏形只有到了网调女王制社会晚期才会发展壮大,持续过程相当长。在这期间,氏族社会呈现浓厚网调女王崇高色彩始终涂抹着人类日常公共生活,尽管物质创造能力与基本生活条件不是很富足,族群内部人际关系却比较单纯平和。在没有战争风和日丽时候,氏族成年男性与女性在普遍追求性愉悦活动过程中会不断地创造出丰富多彩艺术文化,带有女性崇拜与生殖(器)崇拜鲜明标记线条简单绘(壁)画、雕(刻)塑、舞蹈(祭祀活动时程式化形体动作表演)、诗歌(记念祖先与祈拜上苍时带有变换音调吟诵歌唱与传承性历史记忆-→史诗雏形)、及一系列手工制作装饰(美化人身,特别注重表现性征)物等便于这一时期产生。       在普遍追求性愉悦获得满足活动中,无论氏族成年男性抑或女性都会感觉并且需要向属意对象(情人)或能够给自己带来快乐对象表达情义(方式),并需要以某种(语言之外)载体形式来表达这种情义,于是在闲暇时候便会琢磨摆弄研究制作一些小玩意儿来作为这种情义表达载体,以奉献给所爱之人。起先,这些小玩意儿发现或许比较偶然,却格外地受到人们喜爱欢迎,此后便导致有目的去寻找与制作。一颗非同寻常动物漂亮牙齿或骨骼、一串有着鲜艳色彩珠贝、一粒比较稀罕珍贵石头(宝石类)等等,便是这种男女之间情义载体表现形式。随后,在氏族日常公共生活中,人们对这些表现情义载体表示了极大兴趣,需求量日益上升增大,一些心灵手巧专司制造者便会应运而生(手工艺人)。这个时候,如果此类物品制作数量在已经基本满足了本氏族需要之后显得有些过剩,或其他氏族群体缺乏这一类物品,一些专门将这些精心研磨制作手工艺品拿到其他氏族群体交换情况便会出现(原始商人与商业诞生)。       起先这种(物与物简单)交换关系出现或许极其偶然,仅仅只是用来交换一些寻常不多见品种食物或干脆只是为了单纯取悦于本氏族内部异性,以求得实现自己性愉悦满足获得(付给氏族公共妓女酬劳或女性买春付出)。但将这种交换关系扩展放大至各个不同氏族群体后(各氏族内部都出现了这方面专门人才与物品),便需要有一个比较固定场合,在固定时间按照事先约定(或随意性地)聚集在一起,以便专门从事这种交换关系,于是,人类(简单)商业集市贸易雏形便开始产生。当这些专门用作实现交换关系场合随着交换量日益增大,便会发展成为集镇(人类原始城市雏形),以便容纳那些居住地比较远当日无法赶回原部落人们(原始商人)在此发生一系列活动(吃饭、休息、睡觉或简单娱乐活动-→氏族公共妓女也会在此做生意)。       当上述一般交换关系发展到需要以一定象征物来表现那些交换物体价值时候,于是,简单(模糊,不确定等价)交换物象征符号-→货币雏形(这种符号需要有一个共同性确定指认形式与过程,即获得所有氏族群体普遍认可)便产生了。另外,天长日久,那些专门从事手工制作与交换关系中最杰出人物(以及他们所创造各类艺术及艺术品)在获得氏族群体普遍性认可与赞誉之后,则有可能成为本氏族(引以为骄傲)荣誉象征(符号)。由于此时各个不同氏族群体都会涌现这样一些杰出人物,因此也都必然地会拥有属于自己带有鲜明特征象征物(标记),当这些鲜明象征物经过了漫长时期演化之后,便形成了人类各民族种类繁多图腾文化中一个分支(神话传说人物,与动物或自然物图腾崇拜并列),从而正式奏响了人类图腾崇拜序曲。       在研究分析人类网调女王制社会形态时候,有一个现象格外值得注意,这就是人类对自己身体(肌肉)力量延伸梦想与渴望。当面对力量雄浑大型动物或不可抗拒自然力量时候,人类会感觉自身力量非常渺小孱弱(无助),同时,也会非常地不甘心。而在充分地发挥了手指灵巧与创造性思维力量之后,人类又会因为缺乏实现这些手指灵巧与创造性思维力量工具感到非常沮丧,因此,渴望拥有大型动物或宏伟自然力量便成为人类各民族统一精神共识(图腾崇拜则是这种共识标记符号),当这种渴望强烈到无与伦比时候,人类便会到处寻找用来实现这种渴望关健性突破口。当然,这个突破口不能仅由凭空想象或人为杜撰就能实现,如果仅由凭空想象或人为杜撰就能实现,那也不过仅仅只是图腾崇拜这类(比较原始相对)稍微高级一点精神活动,因此,当人们偶然地发现了陨铁这一上天所赐予无比坚硬金属时,人类那种对身体力量延伸梦想与渴望实现突破口作用便强烈地彰显了出来。       网调女王制社会获得极大进步发展归结于人类对陨铁发现与使用,导致网调女王制社会正式瓦解一个最直接诱因也要归结于人类对陨铁发现与使用(陨铁所产生功效容后讨论)。在正式实现了对陨铁利用之后,人类异常迅速比较顺利地实现(刀具-→冷兵器使用导致)了自身(肢体)力量延长,与自然界一般大型动物之间力量差距完美地获得了缩小(用竹子一类坚硬植物或动物尖锐牙齿所制作弓箭并非总是能够降伏比较凶狠野兽,石制器具则存在着粗笨脆弱打磨及使用不方便因素,无法实现精细雕刻一类相关文化活动),这就致使人类征服自然界信心与野心(与以往相比,能够比较轻松地猎获大型动物、砍伐树木、挖掘地下植物块茎、开垦原始农田种植庄稼等)获得了突飞猛进式增长。       网调女王崇高阶段,随着人类智力开发程度逐渐上升,氏族社会日常公共生活也愈来愈丰富多彩,姿态纷呈,这就势必造成了对生活资料需求比较大幅度地上升现象,但因为有限(氏族实际控制区域)范围内可供使用生存资源相对比较匮乏,或因气候及自然环境劣化影响(灾变随时发生),(人口数量增加后)可供采集自然原生态食(猎)物相对减少,从而致使人类不得不提高对简单粗放(刀犁火耕)式经营农田庄稼收获依赖程度,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人类将偶然发现并经过打磨制成一定形状陨铁运用至农业生产,制作成了简单农具(雏形,实际上就是形状比较尖锐一点刀具),以达到开垦田地提高农作物生产目的。       陨铁,这种被人类偶然发现硬度极高且不需人工提炼自然金属物,在经过了一定规则形状手工打磨后,由起先用来制造箭簇射杀更多大型凶猛野兽,到变成射杀异族武士战争工具,并进化成简单农业生产器具,中间并没有十分明确显著过渡标志。金属箭簇一类器具(刃口锋利刀具,由石斧石刀演变形成,刀身会是木制,因为金属比较稀有)既可以用来射杀大型动物与异族敌人,也可以用作为纯粹切割坚硬物体工具,它是人类手臂肌肉运动扩大延伸,是强大力量象征(尽管石斧一类先于使用),也是人类有别于一般灵长目动物最明显标志,由于它所具有非凡控制自然力量,自然而然地获得了人类氏族集体性青睐,并导致对它非常迷恋,需求大幅度上升,但自然界可供使用陨铁数量相对比较稀少,也不是太轻易地就能够找得到,因而又显得非常珍贵,拥有这一类珍贵厉害武器氏族群体在与异族作战时候,又常常能够比较容易地(与以往相比)取得胜利,这就使得各氏族群体之间(哪怕仅仅只为争夺这一类武器)冲突矛盾加剧,战争血腥程度愈演愈烈,各氏族群体相互仇恨也随之呈螺旋式上升。       与此同时,尽管氏族社会人类已经取得了冷兵器雏形日益广泛化使用,但因认识自然植物种属能力十分低下,根本不懂得这些人类基本食物链构成(植物类)筛选培育,所以常常是望天收,完全依靠老天吃饭,逢到雨季、旱季或灾害年景便只好仰天长叹了。在那些漫长难熬苦闷日子里,人类普遍性地缺吃少穿,睡不着觉时候,做梦时候,几乎会不分白天黑夜地议论幻想如何增加提高可供食物需求能力(扩大低下农业生产水平),当这种对年(景)成丰收期待讨论上升到一定高度,甚至有点迫不及待时候,自然就会演变成民间祭祀活动发端(表现人类普遍良好愿望祈祷仪式性活动,且有一定比较确定规范程式化动作,当然,起先只是偶然觉得某类动作比较有趣,经过反复操作,推广普及后便形成了程式),而这,也就是人类原始(祭祀)宗教活动形成发端。       当然,人类社会宗教活动形成过程远不止这些,对上天自然神力更加强烈渴望情绪、对性交媾能力与生殖能力崇拜活动、对一般意义梦境迷惘困惑、对生理病理性疾病束手无策等等,都曾发生经过一段原始巫术解释过程。巫师-→这一类氏族群体中生产与生活(含战斗)经验最为丰富智商最高者便自然地成为人们对上述困惑现象解答释疑者,起先他们或许只是偶然说对了某一件事情来龙去脉(当然,这需要有一定思维分析与对问题概括总结能力),纯属碰点子吃糖(凑巧),但在赢得了其他人们夸赞后,心理必然会获得一定程度满足,其中那些格外聪明者便会有意识地思考整个事件起始发生与结束过程,在从中找到了并掌握了某些规律后,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了拥有解释此类现象专家,于是,也就成了氏族群体最有发言权智者-→巫师(解释梦境与医治简单疾病及预测推算事件和传承祖先经历故事者)。       此后,当他们将那些寻常人根本无法知晓生活与自然现象解释技巧(包括医治某些病恙秘密方法)口口相传教授给某些人(氏族其他人或姐姐所生育儿女,传给了男性,便成为巫师,传给了女性,便成了女巫)时,巫师行当便出现了(巫医也于此时出现-→从事原始医术实施,观察总结动物及人类有意识以及无意识使用草药偏方治病经验者。偏方-→沿习以往习惯性治病方法,无理论阐述性,效果时有时无,因为实施对象不同)。与此同时,为显示他们与一般氏族人们相异之处,他们会将解释上述事物过程加以程式化(固定词汇,符号语言有时不为行当之外人所理解)并赋予一定神秘性,再佐以一定规范化肢体语言(人类舞蹈来源之一。舞蹈-→通过观察动物及禽类奔跑飞行与其他经常性动作,加以形象或抽象化摹仿表现形式)表现,于是人类宗教雏形(祭祀活动是另一个构成)开始产生。至于那些此间不断丰富发展应运而生需要人们普遍遵守仪式过程程式化规则(不得违反固定动作程序要求),则是人类道德、规则以及伦理产生一个方面。       网调女王制社会,因为各血缘不同氏族群体发现来到(迁徙移居)某个生活居住区域存在着先后占有过程,即使已经占有居住地域也存在着重新划分确立势力范围问题,通常情况下,只有通过战争,各氏族群体才可能改变与控制新势力范围。战争是控制与反控制(自然资源与人力资源)手段方式,这是人类亘古不变规律,其发生机制非常复杂,需要加以具体分析。网调女王制社会相对和平时期,各氏族群体也会产生一个具有妥协精神族际协商机制,以达到用最小牺牲实现最大收益目的(避免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大规模流血冲突)。假使没有这个机制,人们也一定会积极地努力寻找探求。因此,在各氏族群体所拥有自然资源程度与条件并非完全等同情况下,便会导致那些资源贫乏或文化落差显著氏族群体向资源比较丰沛、文化发展程度比较先进氏族群体(友邦之间)发生求助与借贷行为。很显然,这种求助与借贷行为通常情况下并非总是能够体现无私奉献精神,一些赠予或索取行为必须在充分体现回报原则时才有可能发生,哪怕仅仅只是具有某些象征性意义也必须如此。而一般概念意义族际“物物交换”现象发生便与这种象征性体现有着密不可分联系。当上述关系在各氏族群体获得普遍认同时候,建立在酬谢互利精神基础之下“物物交换”现象便具有了重要现实意义。虽然这种族际“物物交换”关系发生时候并不总是能够充分体现价值等同原则(度量衡制度尚未正式确立,认定价值尺度比较模糊),但以满足各氏族群体(互补性)需要为条件交换原则上必须是一种达成相互协商一致精神结晶。       因此,当上述关系表现物化时候,便会体现在对食物、兵器、祭祀器具(延伸至演奏乐器及技艺与舞蹈歌曲或记载传诵历次祭祀活动方式方法与工具)、或仅只是对其他氏族美貌女性垂涎渴求需要等。而当各氏族群体(专门或一般人)以约等值物从事交换(绝对等于不存在,吃亏上算与否视当时模糊价值标准而定)活动时候,例外情况仍然会经常发生。当妥协争论若干次以后,或在某些偶然因素情况下发生暗中偷窃及公开抢劫之类违背约定值交换原则现象时,为防备或追讨捍卫原属于本氏族群体利益不被侵犯,因比较善于借助(频繁)使用某类冷兵器(带有锋利陨铁薄片箭簇或刀具)而导致勇敢精神在一般体能(甚至较弱)者身上也得到了较为优异发挥(运用冷兵器专门技术-→武术于此时产生),甚至使得一般体能者仅凭智慧(精湛卓越武艺)就能够发挥出超常作用(单纯依靠强壮体能者获胜机会开始降低),从而致使战争(普通杀戮)烈度得到了极端放大,恐怖凶残程度大幅上升,仇恨也随着每一次与以往相比更加血腥扩大而扩大,那些能够依靠坚忍不拔毅力战胜恐怖使仇恨得到消解(复仇)者也会获得更多荣誉。       此时,各氏族群体男女两性关系仍未完全进入此消彼长阶段,人类男性自诞生以来一直受到压抑力量实现爆发还需要经过一个更加漫长时期才会出现,尽管此时因(原始冷兵器使用)猎取动物数量增多与从事战争与(简单)农畜牧业生产主体身份已经使得他们在氏族群体中地位获得了空前上升,相形之下,人类女性智慧与能力也仍旧维持在以往水准或稍有进步之上。       此时,人类尚未正式跨入男权制社会门槛,网调女王制社会仍然持续强盛,只有等到冷兵器(金属冶炼技术)规模化使用之后网调女王崇高地位才会显现衰落端倪,也只有依仗规模化使用冷兵器,人类男性力量才能够获得迅猛发展(潜能释放),从而正式摆脱网调女王崇高统治。   

关注用户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
暂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