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位用户,发布了23304篇文章,产生了202条评论!欢迎新会员:xutingsuo

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并以此登录,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拣 个女M回家虐

tutusizu

tutusizu发表于2013-02-06 00:17 来源:www.tutuone.net
 您现在正在浏览:首页 » 女奴寻主


图片 ,寻主 ,女王 ,男主 ,男奴 ,女奴 ,经历 ,会所 ,心灵家园SM
一偶遇
相逢不如偶遇,只是一天遇见三次,就不好说是善缘还是孽缘罢了。
夏季的暴雨统统没有柔情,哗啦啦.哗啦啦,下个不停,蒋荻狠狠地按着喇叭,烦操的滴滴声很快在雨中淹没,蜷缩在车库门口的女人毫无知觉地一动不动,他打开车门,一步步 走了过去,逆光的巨大身影遮挡了远光灯的照射,用脚搡了搡地上的女人,女人抬起头迷茫地瞪大双眼,很快意识问题所在,艰难地挪了挪身体,慢慢地将自己躲到阴影里。蒋荻在将车停好的一瞬间,猛然觉得门口那个女人有些面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走出车库门,蒋荻还是打量她一眼,用脚点了点她,“喂,喂,不要睡在这儿,..喂。”
女人,慢慢地挪动身体:“先生,求您,先生......别赶我走,我只是躲雨。先生.....”
女人一边哀求,一边后退,弱弱地声音好像随时会断掉,“咳咳,”蒋荻清清嗓子,终是没忍心转身走掉,“我是说,如果跟的上来的话,我有间佣人房可以借你住一晚。”
“呃,”女人仰起头,露出一个不了思议的表情,"......."
“.....,”蒋荻决不是爱心泛滥的人,听不到回应,转身走人。“先生,”女人在身后喊了一句,他回头看了一眼,继续往电梯口走去,直到打开电梯任然不见她跟过来。回头看去她正怯怯地站在原地,犹豫着要不要跟过来。他有些不悦,好心收留却不被领情,忍不住喝了一声:“还不过来。”
女人飞快地应了一声,“啊哦,”乖乖地跟了过来,低着头,无声无息地站在他面前,双脚扭捏地互相踩脚尖,似乎很想说点什么感激的话,最终什么也没说,蒋荻打开门走了进去,却不见女人跟进来,:“怎么了?”
“我,我浑身都是水,”她站在门口不敢进来。蒋荻眉头一邹“进来吧,待会儿擦干静。”女人似乎没料到他会这样说,稍稍有些意外,却乖巧地低头“奥”了一声。却只是站在门口一步也不敢多走。蒋荻从房里出来,见她任然站在原地顺手把浴巾扔给她:“过道右边。”却见她两手空空没有行李,突然问:“你的包呢?”话音一落,俩人均愣了一下,蒋荻煞那间想起一早写字楼门前,正是她和安保争论着什么,心下了然难怪有映像。女人则低着头,轻声说:“丢了。”蒋荻不可思议地看她一眼,嘴角莫名抽搐了一下,转身走开........
蒋荻回房清洗一番,刚出房门就看见一个赤裸裸的身体趴在地上擦地。脑子一片空白。待看清那人 竟是自己的奴儿时,不仅舒了口气。
“主人,奴儿给你请安了............... (先到这,接孩子去....)


二小奴金儿
蒋狄待到看清楚那具白花化的身体是自己的奴儿小金,忍不住在内心狠很鄙视了一把。回到客厅,冷着脸坐在沙发上:“什么时候来的?”金儿脸色一变连忙爬到他脚边,委屈地道:“主人,小奴刚刚到,看见门口有水渍,猜想主人可能刚回来,就想等您洗漱完毕在向您请安的......”蒋狄不语,阴恻恻地盯的金儿直发毛,金儿立刻伏身求饶:“主人,小奴错了,请主人责罚.....”明快的眼萌带着期盼的目光,主人这么快就要开始了,好像迫不及待了呢。
金儿一边边地求饶,都不见蒋狄回应,才意识到主人是真的生气了。这会儿都快哭出来了,“主人....呜呜,小奴真的知道错了。”看火候差不多了蒋狄才幽幽的问:“错那了?”“我,不小奴,没有第一时间向主人问安,请主人责罚。”
“恩,那金儿想要怎么罚?”蒋狄声音充满磁力,听起来柔和而又诱惑,“金儿自己说好不好?”
“不好,你耍赖。”金儿直起身哇哇大叫,“不带欺负人的,我就擦了一下地你也要罚。讨厌啦.....”
“金儿,”蒋狄嘴角露出一抹嘲弄,继续诱惑她:“一个好的奴隶进到主人家里,怎能不第一时间向主人打招呼呢,恩金儿,是我在无理取闹吗?”
金儿垂下眼敛,嘟着嘴赌气。
蒋狄厉声说:“金儿,不要玩了。”
“我,不,”金儿忿忿的拍着地,嚷嚷道;“就要玩,狄哥哥喜欢的,我就要,我还要做你的妻奴.......”
“啪”的一声,蒋狄狠狠地丢过去一巴掌,“胡闹,就你这样的,要真是我将军的奴隶,已经长鞭抽上去了,....”
“那你抽哇,送上门的你狠很抽啊......”金儿不管不顾倒地大哭:“狄哥哥,我爱你,我要嫁给你好不好....”
屋里闹的反天,可苦了小浴室里的人,出去肯定不合适,偷偷将门开了个逢,干脆裹了浴巾趴在门口上听壁脚,算是听了个免费的现场版.....
好不容易把个金儿弄走,冷静下来,才想起屋里还有一个女人,几个小时都没从浴室出来,赶紧往浴室去看,门没锁请清一推就开了,那女人竟歪在门边睡着了,蒋狄一看这情况就猜到她肯定是偷听来着,“切,偷听都能睡着喽,什么女人。”黑着脸,用脚碰了碰她,大声问到:“喂,好听吗?”
“啊”女人坐起来,揉了揉眼睛,“走了啊。”
“恩,好听吗?”蒋狄又恶劣地问了一句。转过身面部神经不受控的抽抽几下,这已是今天第二次无法掌控肌肉的抽动。该死的女人....
.....干咳了两声,女人认命地裹着浴巾走了出去,站在客厅门口,犹豫了半天,“那,那个,主人...,”
什么,蒋狄一口水喷了出去,咳了个半死,“啊,不不,不,不是,”女人飞快地摆着手,又像吃错东西一样,连呸了几下,“我,我是说先生,先生........”


三金儿回来 .....
蒋荻听到她吃错药似地"呸呸",脸色更难看了,女人抱着浴巾,也吓到脸色苍白,向后退了两步:“......那,那,那个 ,我还没睡醒......,”
没好气地瞪她一眼,那女人,“噌,”地躲到墙角一点一点往更远的地方噌。无语,蒋荻发誓明天天不亮就把她扔出去,“过来。”猛吼了一声,并没有如愿的看到人出来,“那我过去了。”拿着两件旧衣服走了过去,只见她蜷缩在角落里,把衣服扔在她脚下,女人飞快的捞起衣物抱在胸前。蒋狄在她面前蹲下,戏谑地问她:“你怕我啊?”女人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垂下眼睑,摇摇头想了一下又点点头,“你既然害怕还敢跟一个陌生男人回家,恩?” “你不是坏人,”她小声地说,
“呃。”
“上午是你帮我追的包来着。”女人小声地说。 蒋狄是帮人追过小贼,不过没注意失主是谁这么细想一下似乎是有这么一个女人跟后面追,眼看摩托车在人行道飞驰,汽车又堵在马路上,实在追不上。这女人楞楞地站了一会儿就转身走了,没想到她竟是失主。“这么说,一早你就认出我了?”蒋狄追问着,女人飞快的摇摇头,“没,没有。是你后来喊了一声,我,我,我认出你的背影......。”蒋狄看着她,
......女人看他不语,心想他因为一句话把那小姑娘整的哭兮兮的,该不会因为没告诉认出他了,就把自己赶出去吧。连忙恳求他:“那个,先,先生我,我只借住一晚,真的,就一晚上....”
“你叫什么?”冷不丁问了一句,“啊,什么...”不知道他啥意思。
“姓名.年龄,家庭住址。”蒋狄回到沙发上,继续冷着脸说:“对于借住我家里的陌生人,难道不需要了解一下。”
女人跟出来时,已经换好衣服,低着头小声问:“能不能,能不能不要说年龄啊。”
白了她一眼,真麻烦,比他身边任何女人都烦。“你猜。”
“那能不能说80后....”
继续翻白眼瞪她,女人脸一垮,眼睛别向一边:“知道了。童研,女,28,家住.....”
女人突然打住,“这个也要说啊,”
蒋狄指了指房子,“童研,是吧,你看这里东西丢了,我找谁去?又会装可怜,又爱听墙角,还动不动乱叫别人‘主人’,会投其所好,这样的人怎么能让人放心呢。”
“你大爷的,”童研咬牙在嘴里咕哝了一句:“原来各着等我呢。”
“什么?”不用听也知道她在骂人,女人若真的胆小怕事,一味缩头缩恼也没什么意思。看他早上和那安保争吵那架式简直和现在判若两人,不知道还能装到什么时候。“我听到有人骂人呢。”
童研低下头,心道‘才怪’。于是打算装糊涂,四下张望,帽似关心地问:“谁呀,谁呀....敢骂这么好心的人,看我不喽死他。。。。”一副愤愤不平状。蒋狄不由的咧开嘴角,开始从新打量她。
.......两人,各怀心事的凉在那,‘丁冬,丁冬’门铃不和适宜的响了,童研看了看稳坐钓鱼台的房屋主人,“那个,门铃响了。”
“听见了,还不去开门。”悠然地端起茶水小啜一口,童研眨了眨眼睛,寄人篱下真是.....咳了一下,认命地‘奥’了一声,老老实实地走到门前,把门打开,一个水泠泠的小美女站在面前,全身上下滴着水,身体颤抖着,脸色一片青紫,意外的看着开门的童研,童研立刻猜到她是谁,马上身体弹射似的向后一靠:“我路过,打酱油的......”
小美女用身体很撞了她一下,丢过来一个警告的眼神,走了进去。童研磁牙揉了揉,心中暗叫‘果真,主仆都一个得形,不讲理啊,都说了是打酱油的了......’ 4金儿的调教
金儿走进客厅,委屈的立刻哭了出来:“狄哥哥,你不要金儿了吗?狄哥哥......”一声声哥哥叫的人全身麻酥酥的,又软又糯的在男人怀里撒娇,童研哆嗦了一下,果然男人还是喜欢这个样子的娇娇小姐,难怪自己嫁不出去。远远的看见蒋狄在金儿一声声的娇唤下慢慢软化的表情,原本冷漠的眼神也越来越温柔,童研这时才真正开始打量他。五官很刚毅,表情一直是那种帅但你又不敢过分亲昵的冷淡,对冷淡不是冷漠,是看穿一切繁华后空洞的冷,直透人心。永远平静的目光却深邃不可测。这种看的太透的人永远都不可能动真情,一切的感情在他面前都是虚妄。难怪会是S,大概只有完全控制住奴隶的身心,才能拥有安全感,存在感。往玄关后躲了躲,她可不愿意这时候通过客厅去触他的霉头。
即使这样,该来的还是躲不掉,金儿哭够了,慢慢抬起头,哽咽着,蒋狄抬手为她擦干眼泪,细声的安慰着;“好了,不哭了,这才是我的乖金儿,”金儿羞赫的靠在他怀了,却突然指着童研问:“那个打酱油的是谁?”蒋狄抬眼看了她一眼,低头对金儿说:“都说是打酱油的了,,,”金儿娇嗔地看他一眼,嘟着嘴:“才怪。”蒋狄笑乐笑,“是请的女佣人,她行李什么的都弄丢了,看着可怜就请她做佣人,金儿不喜欢的话明天让她走好了。”金儿靠着蒋狄,搂着他的胳膊,飞快的用舌尖舔了一下,调皮的说:“那么可怜撵走了她该怎么办呢?”蒋狄豪不吝啬他的宠溺,“那就留下。”“恩。”金儿乖顺的点点头。看着二人旁若无人地决定了童研的去留,她只能在内心无力的翻白眼....
“还不去做饭,不要辣的,”蒋狄打横抱起金儿,走了,留下童研一人楞在原处,擦郎你个啥嘿呦?这算什么事,他俩个去‘嘿呦’,让我去做饭,好吧,反正我也饿了,做就做,,找到厨房,检查了冰箱里的菜,估摸着该做点啥。青椒肉丝算不算辣`炖个蛋羹,......要不要请示一下。犹豫了一下还是拎着锅铲走到房门口,正要敲门,房门却突然打开了,吓的童研连连后退几步,蒋狄脸色一变,“干什么?”
童研下意识又往后退,“我,我,我.....”
“狄哥哥,”金儿从他身后慢慢爬了出来,手撑地,膝盖跪在地上,手腕,颈脖,脚脘都带着一圈毛茸茸的装饰,现在的金儿看起来就像一只可爱的 贵宾犬,她仰着头,羞涩的问:“主人,我好看吗?”
蒋狄轻轻用手里的皮链子招呼了她一下,童研看的非常清楚,那甚至没能在她背上留下痕迹,“你又干什么?”蒋狄冷喝一声。“我来问问,晚饭炒青椒肉丝,炖蛋羹,再拌个黄瓜丝可以吗?”立刻回答免得误会。
“金儿,可以吗,”
“好。”
金儿现在有情饮水饱,什么都好。......
“小狗狗,叫一个主人喂你吃糖。”
“汪汪,...”
“再来,”
汪汪,汪汪...
蒋狄把糖放在金儿头顶上,一但金儿抬头去咬糖,他立刻把糖那的更高,引的金儿必须要站起来才行,可栓在脖子上的链子却绑在沙发腿上,每每快要够到时,就被拉了回去,一来二去,两人竟玩的十分开心,蒋狄更难得的‘哈哈哈’爽朗的笑。‘恶趣味’童研哼了一声。
“主人,你好坏,小奴金儿根本够不到啦,.....”
“笨狗狗。”
“你才笨啦。”金儿已经累的气喘吁吁,耍赖的做在地上,“恩,你敢说主人笨?皮痒是不是?打你200鞭子好不好?”
“主人,小奴不敢了,你饶了金儿吧.....”金儿连忙跪地求饶,有没有人看我帖啊,站上的帖子看的心里直发毛,所以攒了个温馨调教文,夺支持啊,大家,是长篇奥,...那个本人比较啰嗦,短篇的来不了,耐心,耐心.......其实,除了虐小M外,还有一种虐:虐读者。有被坑施过虐的请举手......
5---艰难的谈判
丢下一句‘10点钟谈合约’,蒋荻就回了房间,童研不愿意了,谁要和你谈合约,吊的要死,举着锅铲就啪啪的去打他的房门。
“喂,你给我出来,出来....”童研一时间气焰熏天,恨不能立刻把蒋荻拍出来,然后拍死。“没用的,姐姐,”金儿在身后慢慢的说:“哥哥,做的决定没人可以改变的,...真的。”童研回过头,不解的看着她:“你是怎么回事,他都去洗冷水澡去了,你还不下了?”金儿在沙发扶手上,轻轻地晃着双腿,“我不敢。”“嘶,”童研猛吸一口气,见鬼了,我明天还是赶紧走吧,是非之地,不易久留。
“姐姐,你怎么了?”金儿看她不停地嘶嘶的吸着凉气,关切地问。“呀,啊,牙痛。”童研想了想说:“饭好了,吃不吃啊?”
“吃啊,”金儿冲她挤挤眼睛:“看我的。”说完眨了眨眼,扯着嗓子喊:“哥哥,我饿了......”
“好了,开饭吧。”金儿话音一落,蒋荻亦如鬼魅般的来到客厅,拍了拍金儿,温柔的说:“去换衣服。”.....童研嘴角抽搐着,全身一阵恶寒.....

10点钟10点钟10点钟......
童研一边念道着,竟然睡着了,待从半睡半醒中惊起,已不知道是几点钟,睡眼惺忪的看见客厅里一明一灭的一点火光,慌忙走过去,黑 暗中传来焦糊的气味,随着火 光明灭,童研看见火光仅在黑暗中的人影身上熄灭,待火光又亮起时,空气中又飘来更浓重的焦糊味并丝丝腥气。童研上前一把夺过黑暗中的一点火光,是烟头,烧灼的痛感让她立刻丢掉,把手放入口中吸吮,愤愤的转身,打开灯,童研瞪着眼,去端了一盆凉水,放在蒋荻面前,他一动没动的靠在沙发上,胸前的衬衣全部散开,一条长腿翘在沙发上,另一条放在地上,手臂随意地搭在靠背上,双眼微阖。童研柠了湿毛巾搭在他沿着锁骨一路的烫伤,低着头,看他身上星星点点的痕迹,似乎这样也不是第一次。忍不住,还是多嘴问了一句:“为什么?”
“你迟到了。”
嗯了一声,又从新拧了毛巾,搭在他身上,“有烫伤药吗?”蒋荻微睨了她一眼,“用不着,你的合同在桌上。”
......将毛巾搭好,捻起合同刚扫了一眼,全身上下刚散发的一点母爱瞬间蒸发。
“5:30起床,洗漱完毕。6:00打扫卫生:(第一遍用热水洗涤剂清洁限时25分钟,.....第二遍......)7:30早饭时间.....23:00休息,还有附件?菜谱?......”童研感觉要崩溃,这作息时间,你不干脆上厕所也喊报告好了....什么,8:00去公司,做清洁工、11:30步行至***买中餐.....“我不同意,有没有人权啊。”
“人权,”蒋荻讪笑一下,坐起身,抽掉毛巾,慢慢地扣好扣子,“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有什么人权?在说留你一个人在家的话,更不行,万一干些什么...怎么办?”‘你,真恶劣,’童研心里愤愤,“那也不行,一天八小时工作制,你竟然让我从早上5:00到......”
“是5:30分,”蒋荻打断她的话,“用词要准确。”
翻了个白眼,“加班时间我要双薪,”
“可以考虑,”
“周六周日也要。”
“随你”
“10:00钟休息。”
“不行,”
“为什么?”
“10:00的话,”蒋荻站起身,紧紧盯着童研,“调教还没结束,你这个偷窥狂睡得着吗?”
.......你,你,你,你........
哈哈哈.....蒋荻忽然心情大好,留下童研一个人纠结......

6高跟鞋
一路跌跌撞撞的‘爬’上12楼,呵嗤呵嗤的喘着气,手脚并用的趴在楼梯上,看着仅有的几发台阶,松了口气,到了。
“我记得是让你走楼梯,”恶魔般的声音在头顶炸开:“没想到你竟然‘爬’上来了......”童研抬起头从这个角度几乎是仰望着蒋狄,而且是以这样诡异的姿态:双手在身前、身体自然地趴在楼梯上呈45*的仰角、一条腿正屈着向上爬、一条腿还拖在身后......‘大爷的,竟是完全卑下又暧昧的姿势,不要活了....’顾不上脸红,手和脚用力一撑,身体猛的向上一窜,噔、
噔、噔、噔,由于用力过猛,一只脚没找好方向,不可避免的踏空了,咯噔噔的摔下楼梯,“唉呦,哦.....”痛死了,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还不快爬起来,我好象没给金儿说过喜欢这种姿势。”蒋狄毫不同情的打击她:“快啊,还从金儿那套到什么有用的,都拿出来试试......”
试什么?童研虽然没明白是什么,可也听出决不是什么好话。左右转身看看,没有砖头、脱下一只鞋就冲他扔了过去,紧接着又是第二只.....蒋狄冷眼看她把武器丢完,干咳两声,看了看手表,“9:03:27`你迟到了,罚款50元,取消全勤奖......”
你、你、你、.......
真恶劣,讨厌,......
站在**金狄商务 公司**门前,不知道是直接闯进去说找蒋狄,还是进去说来找工作。这时,里面走出来一味袅袅婷婷的美女,波浪的卷发随着身体有弹力的起伏,质地优良的连衣裙勾勒出动人的曲线,最重要的是人长的也漂亮,胸前更是,低头瞄了一眼自己2、8年华的躯体穿着18岁少女的衣服都不觉得紧张的胸,不由哀叹前途一片渺茫。再看一眼眼前的‘人间胸器’,头低的更深。“嗨,童研,是吗?总经理让你进去。”低着头哦了一声,就往前走。“把头抬起来,挺漂亮的女孩子,干吗总低着头。”童研脸一红,望着眼前的美女笑了笑。“你好漂亮哦,尤其那里、真大.....。”真心的称赞她,换来美女花枝乱颤不可抵挡的‘咯咯、咯咯’的笑声....
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美女说着把她带到蒋狄的办公室,笑颜如花般的向他点头行了礼:“总经理好,人我带来了。”
蒋狄点点头,“以后,这件办公室和茶水就有童研负责,外间仍由愿来的小妹负责,带他去安排一下,先跟着一起熟悉几天在分开安排。”
“是,总经理,我们先出去了。”跟着美女出来,童研总算松口气,没当别人面损她,万幸、万幸,突然觉的自己骨 头贱贱的,如果自己的喜怒哀乐都建立在他损没损自己上,那那,那岂不是被他控制了 ?只听说过文字控,有没有语言控?呃.....
“童研,童研,想什么呢,走啊。”
呃,哦,哦.....童研脸一阵发烫,敢忙打岔:“在想大美女叫什么名字,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总不能一直大美女、大美女的叫吧。”
“我不介意呀,”美女笑的妖娆.......

一身深蓝深蓝的工作服,套在童研身上,“可不可以不要穿啊。-----”忍不住哀哀的嚎叫。
“很好啊,”一旁的短发小妹左右看看,“制服是套裙耶,还配发一双皮鞋,真皮的......”抬眼望着纯真的小妹,“穿裙子打扫不方便啊。”
“习惯就好了,”紧紧拉着她热情的说:“走,走,拖把拿好,我带你认认咱公司的老总。”
“啊,你认识老总.....?”
童研满怀激动的被拖到男厕所门口,“你确定躲在男厕所就能看见老总?”
“躲着干吗?”不满新人的无知,小妹白了她一眼:“我们光明正大的看。”
彪悍哪.....童研从新打量眼前的妹子,还是忐忑的问:“有人怎么办?”
“没人,这时候都在开晨会......”
“呃,那我们去看谁?”这才是问题关健。
“恩,”顺着小妹手指的方向看去,洗手台上方悬挂着一副巨大的人物照片,一 男子脚踏巨石,一手指着远方眺望,风衣在身后随风翻飞,背景是银装素裹巍峨的远山。颇有点指点江山的激昂。相片上方还写着‘每一天,都要想一想:你为什么活着?你想要什么?怎样才能实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蒋狄。童研此时分明是仇人想见分外眼红:“臭屁王,竟将个人照片挂厕所里,还真是饿趣味。”
“你说什么?我们老总这么好的一个人.....”
“他好,”一想到被整的爬了12层楼上来,不由恶由心生:“我看应该挂一副他手持马鞭,脚踏一美女,最好只穿着皮裤、蹬着皮靴.....”
“是吗?”
“谁?”............





关注用户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
上一篇:我的狗奴生涯(二)
下一篇:暑期记趣
暂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