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8位用户,发布了23313篇文章,产生了204条评论!欢迎新会员:柠檬柠檬QQ421588830

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并以此登录,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SM女牢]

rose1

rose1发表于2013-01-23 13:40 来源:www.tutuone.net
 您现在正在浏览:首页 » 虐恋文学


图片 ,寻主 ,女王 ,男主 ,男奴 ,女奴 ,经历 ,会所 ,心灵家园SM
有很多人喜欢刺激,我也不例外,虽然我是一个女生。 我十八岁,还在读高中。我的小姐妹都说我长的漂亮,身材特好。有一天,同学娜娜对挺神秘地说她知道一个地方,很刺激的。她约我同去报名,我很好奇,就去了。 那天风和日丽,我同娜娜到了一个接待室,人挺多,都是女人,各种年龄的都有,在十五至四十之间,接待员是个中年妇女,她五官秀丽,精明强干。看了我和娜娜一眼后,点了点头,表示很满意随后说:“长得好漂亮啊,叫什么名字?”我和娜娜说了后,就让我们登记,签名。在这张表格上我发现了台头是一行大字:SM女牢参观团。 签完名后,女接待员对我们说:“现在你们从边门出去,会有人来将你们带到女牢。”我和娜娜便走出接待室,来到了一片田野,漫步在中间的路上。走了一段后,迎面开来了一辆警车,停在了我们面前,从车上下来四个女警,年青漂亮,她们问我们:“你俩叫娜娜,媚儿?”我们点头,女警上前说:“你们被捕获了,双手向前,趴到车头上。”我们只好手撑车头府下身子,由她们按住我们反扭双手,“咔嚓”一声带上了手铐。随后,反铐的我们被押上了警车。我意识到我已成了女犯,将被押送往SM女牢。 车子开到了一所大门面前,门上几个大字坚起,上写:SM女牢。 我和娜娜被押下了警车,带往里面靠门口的一间屋子。屋子里面已有十几个少女,都被反铐着双手,排着队等待。我被带进后排在了最后。女犯们被一个一个地叫进了一扇门里。那是另一个房间。我数了数,连我在内,一共有十三个女犯人。 最后门内叫到了我的名字:“媚儿进来。” 我走了进去。里面是一张桌子放在当中,坐着三个女警,二个少妇,一个中年妇女。 “你叫媚儿?”中年妇女问。 我点了点头。一个少妇说:“问你应回答是或不是。” “是。”我红着脸说。“性别?”另一个少妇问。 “女。”“多大年龄?”“十八。”二个少妇微笑了。中年妇女指着我说:“现在你成了女犯,你以后要听话,否则有你好受。”说完命令我去里间一个浴室洗澡。我进去后,里面先是更衣室,我在衣架上挂好衣裙,脱光了走到里面,一个小池子出现,我独自洗浴。冲洗完,走到外面,衣服不见了,只留下一双高跟凉鞋,鞋很性感,是红颜色。我穿上凉鞋,很合脚,但找不到衣服。我想了想走到门边,从门缝望外,只见三个女警正坐着谈笑。光着身子的我不敢出去。 过了一会儿,女警不耐烦了,一个少妇叫道:“出来!女犯!”我还是不敢走出。中年妇女厉声说:“再不出来,就来拉你了。”少妇说:“拉出来给你吃电警棍,看你敢不出来。” 我只好推门出去,光着屁股走到她们面前,羞得用手挡住下阴。三个女警笑着看我的裸体,一个说:“瞧她的样,身材很好啊,皮肤好白。”“腿也不错,修长结实。”这时,一个少妇走到我身边仔细看了看说:“屁股也美,挺大。”说着挥手拍了一记我的光屁股,“啪”的一声脆响。 我“哎”了一声,羞得蹲下身子。少妇用脚踢了一记我的光屁股,说:“站起来,在屋里转上几圈,让我们好好看看。”我只好站起身子,扭着屁股捂着下阴走了几步。中年妇女又命令我:“把手拿开!”我死命摇头,说:“这太羞辱人了,我不干了,把衣服还我,让我走。” 少妇娇喝:“女犯,你没有权力顶嘴。”说着,拔出电警棍在我光屁股上打了几下,“噼啪”作响。我叫道:“干吗打人!”说着就用一只手去夺棍子。另一个少妇上前,拔出警棍按了一个开关,电了我一下。 我尖叫一声,被电倒在地,赤条条的胴体一览无疑。少妇用高跟皮鞋踩住我侧躺后的胯部,说:“敢反抗,电死你!”说着,又电了我几下。我让三个女人制得服贴后, 她们才放我起来。又命令我光裸身体转圈子。 我双手不敢再捂下阴,露着阴户在三个女警的耻笑中扭动光屁股,穿着高跟凉鞋走动,展示我赤裸的胴体。异常的情况却使我兴奋了起来,屈辱下我的乳头坚硬了。被三个女警指着耻笑侮辱。 “哈,你看她发情了。”“咯咯,这骚货真不要脸。”、、、、、她们说笑着,我不由发窘地用双手去捂乳房和下阴。“不许捂!”中年妇女说。又命令:“站着别动。” 我只好放开手,下阴露着站在她们面前,任她们观赏。 她们看了一会儿后,二个少妇走到我身后,命令我:“跪下!” 我跪下了,光着屁股露着下阴。 二个少妇反扭我双手,中年妇女拿出一根绳子,抛了过来。一个少妇接住。然后,二个女警按着我,将我捆绑了起来。先是把绳索在我胸前打了个叉,随后绕着手臂捆上,缠了几圈后,又绕回前面,吊起双手,从玉颈缠绕回背后,将手腕系紧,这使我不得不抬头挺胸,以减少颈部的不舒畅。反绑好后她们又用一根绳子分二道绑住我的乳房,令一对玉乳高高耸立,彭胀得挺大,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乳房会有这么大。接下来她们又用一根绳子捆上我的脚。脚踝上缠了几道绳子,但双脚间留了一段空隙,就象脚镣一样使我能走路。 光着身子被捆好后,我又被命令高翘光屁股。我撅起了光屁股,赤条条的我完全失去了反抗力。一个少妇用一个圆形印章,“啪”的在我光屁股上打印了一个标记。然后,另一个少妇揪起我的长发,让我抬起了身子,又用一个印章在我的乳房上方打印了一下。 中年妇女用手指轻挑起我的下巴,说:“女犯,你已被判罪,你看。”她拿出一块长条型的木牌让我看,这木牌上写着:“女罪犯媚儿一名”。这木牌被插上了我的背部,“女罪犯媚儿一名”几个字露出在我的头上。牌子插在绳子之间,反绑的绳索使它固定。 这样装扮好后,我又被拍打着光屁股,命令站立。 乳房高耸着,我光光裸体被捆绑的紧紧的,抬头挺胸,双手交叉收吊背后,臀部微翘,只穿着高跟凉鞋站好 “女犯,转几个圈,让我们看看你这白母猪的捆绑样子。”中年妇女命令。 我扭动光屁股,穿着高跟鞋的脚一步一步慢慢走,脚上的绳子限制了我的行动,使我只能小步走动,迈大一点也不行,反绑的双手捆得很紧,我挣扎了几下,动弹不了,只能死了心,去做一个被女人们侮辱的白母猪女犯。阴户露出着让人耻笑,头上插着罪牌的我低贱的象只猪罗,正剥光了任人宰割。 充满羞辱的转圈中,二个少妇轮番上前,用手拍打着我的光屁股,在我身上摸一把捏 一下地肆意玩弄。最后一个少妇一把揪住我的乳头,捏着说:“好硬啊。”就揪着乳头牵我走,我被她弄得好痛,哀求着,脚下却不得不跟着她。精赤条条反绑双手又捆着脚踝,穿着高跟鞋插着<女罪犯媚儿一名>的罪牌,我就这样子扭着光屁股让女人牵着乳头走动,在房间里被押着游行示众。 过了很久后,三个女人玩够了我,才推我出了这个房间。 一个少妇领我出房间走上一条走廊,对我说:“沿着这条走廊到底,那里会有人对你进行体检。”说着转身走了,留下我一个人站在走廊这端,精光着胴体反绑着手,捆着脚,插着罪牌穿着高跟鞋站在那儿。走廊没有任何人,长长的带着弧度,所以看不到尽头。 我见没有人,便开始挣扎手脚。绳索捆得很巧妙,我越是挣动越是勒紧。赤条条的身子扭动了一阵后,我叹了口气,放弃了挣开绑绳。同时,我扭动身躯中无意间在光屁股上看了一下,发现那个红色的印章圆圈中刻写着“白母猪”三个字,字迹显得很清楚,鲜红红的印在我左半边光屁股上,而在我乳头上是一行小字,上写“女囚3056”,字迹也为红色,明白无误,这是女牢的标记和编号。怪不得那个女警管我叫白母猪呢,原来屁股上被印了这个。我感到强烈的羞耻,但奇怪的是在这样的侮辱下,我的身子竟然产生了一种被动的快感,我为这种生理深深脸红,这是怎么啦?真是不要脸。我骂着自己。 我带着羞愧的心情和一些兴奋开始走动,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向前面,去迎接新的刺激。 在长长的走廊上,我精光的胴体扭着,光屁股的标记使我觉得下贱。于是,我发贱的扭起光屁股,高跟凉鞋敲着地面,嗒嗒有声,被反绑着插着罪牌去进行下一步“体检”。 拐了一个弯后,光屁股反绑的我走到了一间房间的不远处,门是开在左边的。门口的上端伸出一个牌子,上写<体检室>。 从门内传出一阵女人的说笑声,听声音不只一个,好象有十几个人。我看着自己光裸的被捆绑的胴体,胆怯了,又怕又羞,迟疑着不进去。门内女人的声音嘈杂,其中一个似乎要走出来。我忙朝后转,光屁股扭着又走了回去。 走到拐弯处,我又想到回去的话没好处,那三个女警肯定要更加残忍的羞侮我,便决定走回。但还是不敢走进,如此来回了几趟,心中似乎希望出现一个女人,把我押进去,并且边押边揍我的光屁屁,那就好了。最后我停留在门边上,看见门是开着的,决定张望一下。 我朝里稍探了一下头,只见里面有几张办公桌,一些女人聚在一起说笑。她们并没有发现我,于是我偷数一下人数,一共是十一个女人,都穿着白色的医务服。如果分清楚的话,是八个穿护士服,三个穿医师服。 而我则光光的一丝不挂,还给捆绑着插了罪牌。 我又靠门站了一会儿,把身体的小半个露出,希望她们发现我。但她们说的热闹,根本没看见我。我咬了咬牙,红着脸一步跨出,精光的胴体完全暴露在门口。同时,心在剧跳,浑身发热。 这下,她们一起看见了门口的我,停止了谈笑,静静的看了我几分钟。我害怕的脚发抖,眼前晕眩,低头看着地面。 护士们散开了,医生各归原位。她们笑着,说:“来了只白母猪。绑得好美丽好性感啊。” “把女犯带进来。”一个女医生说。 二个护士上前,推我走进屋子,其中一个挥手打了一记我的大白屁股,啪的一声响,女人们一阵哄笑。我赤着脸羞得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但却只能扭着肥美的光屁股被押向一个医生的办公桌前。一个护士觉得还不够刺激,带上了手术用手套,抓向我的阴户,揪着耻部的阴毛牵我走到医生跟前。女人们又是一阵耻笑,护士又说:“报告李医生,白母猪一只带到。”这句话又引起一阵笑声。 姓李的医生笑着说:“女犯,叫什么名字?” 我红着脸只顾低头,旁边押我的护士挥手打向我的光屁股蛋子,“啪啪”声响,说:“问你呢!哑巴了?”我只好说:“我叫媚儿。” “媚儿。跟我来吧。”医生说。 二个护士押着我,让我跟医生走进里间的一小房间。 里间有一张躺椅,就是那种妇科用的椅子。“上去。”医生说。我反绑着又捆着脚,根本坐不上去。二个护士帮着我,把我架上了椅子,解开我脚上的束缚,分开我的双腿,搁到两边的扶上上。扶手自然向两面分开,将我的阴道显现在眼前。 “这小必还真鲜嫩,看来还是个处啊!”护士说。 医生笑了笑,望着精赤条条的我,把手伸向我的小肚子,这里按按那里摸摸,然后她转身拿出了个冷亮的扩阴器。我不由心下一阵慌乱,但又挣动不得,只好眼睁睁看着她分开我的大小阴唇,将冰冷的扩阴器插了进我的下体。我不由轻叫一声“啊”,感觉到医生将扩阴器张了开来,我的阴道被毫无保留的呈现出来。我不竟羞涩的闭上眼。医生还在将阴部扩张开来,我感到了痛疼,不觉低低呻吟出声。医生带上手术套,用食指摸弄我最敏感的地方,那粒阴蒂,我啊的一下叫了出来,浑身颤抖了。医生说:“好性能啊,这小贱货发骚了。”二个护士笑了。随后医生又命令:“翻过身子趴着,光屁股朝上。” 护士帮着我翻过身,我乖乖的将屁股撅了起来,将一个雪白肥美的臀展出,这时我感觉象一块猪肉,任人翻来复去,任意宰割。医生把手摸向我的大白屁股,带着手术套的手指捏弄着屁股蛋子,挥手重重打了几下,“啪啪”肉响中,又让二个护士扒开我的屁股蛋子,她把一根冰凉的玻璃棒插进了我的屁眼,我肛门一阵胀痛,不由惨叫了一声。医生拍打着我的光屁屁说:“不过是个体温计,就受不了了。”我只好咬牙不吭。这个体温计显然不是人用的,而是猪用的。人的没有这么粗。 捅插了好一阵子后,绑缚着的我觉得适应了,而且还恬不知耻的有了一些许的快感。但好境不长,医生拔掉了体温计后,拿出了一个粗粗的针管,加了消毒水,要给我浣肠。我害怕了,这么多的水,我挣动着不让,二个护士按住我,又重新把我翻过身,仰面朝天躺好,将我的上半身用皮带捆紧在手术椅子上,又分开双腿,用绳绑住脚踝吊起,我顿时动弹不得,屁股上抬,将肛门毫无疑问地展出,小肚子上下起伏中,医生将针插进了我的屁眼,打进了消毒水。我啊啊的呻吟着,在胀痛中被浣了肠。没一会儿,我的肚子就鼓了起来,产生了强烈的便意,可医生没有让我排泄,用一个肛门塞塞住了我的屁眼。随后,医生命令押送我去另一个医生那里继续体检。 二个护士拖我下了躺椅,推着反绑的我赤条条走向另一个房间。我屁股扭着,屁眼胀痛得让我不得不叉着腿走路,就象一个被强奸的处女。 在另一个房间,另一位医生正等着我,见我被押进,便命令我靠边站好,她量了身高,又秤了体重。我光着身子让她捆倒在秤上,可以说秤的象是头猪,而不是人。医生拍打着我的肥美屁屁说:“白母猪,身高163CM,体重98斤。”说完又加了一句:“这屁股可真大,又圆又白。”接着,她命令:“母猪跪下,屁股翘起趴好!” 一个护士在后面一踢我光屁股,我便顺势跪下,然后府低头,把一个屁股翘得老高,再次露出了屁眼,肛门塞显现在医生眼前。这时另一个护士挥手拍打着我的光屁股,说:“白母猪,屁股好肥!”击肉声“噼啪”脆响。 “给她屁股打针。”医生说。一个护士拿起针筒开始加药水,而我则给反绑着跪趴在地上,光屁股高翘,乖乖地挨针。 另一个护士抬起一只高跟鞋的脚,重重地踩住我的右半边屁股。而拿针筒的护士举着药绵,用酒精擦了擦我的左半边光屁股,一阵凉意由左半边屁股传导过来,我翘着屁屁等待打针。这时我已经认了命,不在挣扎。 针打了进来,我哦了一声,疼痛中又感到一种受欺辱的快意,我真贱得可以。但到了这个地方,也不由我不发贱。女人只有贱才能得到无尽的性快感。打完针后,护士拔出针头,又用药绵擦了擦我的光屁股,踩着我右半边光屁股的护士也放下了穿高跟鞋的脚,但又挥手揍了几下我的右半边光屁股,“噼啪”直响。 接下来,医生又命令护士押送我去第三个医生那里,她那里还有一关。我精光反缚的身子又给押进了第三个房间。走在路上,我再也忍不住便意,哀求着就地跪下,这才让二个护士发了慈悲,让我就地解决。我赤条条的蹲着,在护士的眼光下被迫当众撒尿大便。她们拔下肛门塞后,我的尿水就迫切地直喷出,并伴之屎便。 护士捂着鼻子,边骂边将我牵到一个水龙头前冲洗。她们用一个喷压龙头冲着我的身子,用一个刷子刷洗着我的胴体。而我被弄翻在地,就象一只白母猪一样任她们摆弄,捆绑着手脚动弹不得。 随后,她们又押着我重新上路。湿露露的光裸肉体一路上滴着水,护士笑着说我这样好象出水芙蓉,又美又性感。 进了第三个房间后,又一位医生命令松开反绑双手,又拔下了罪牌,只是不松脚上的绳索。 接下来,我又让护士帮着躺到一个手术台上,精赤条条地我又被再次捆绑,这回是双手绑在胸前后又拉到头上,系在手术台一端。又分开我的双腿,使我成人字形一丝不挂的躺着。 然后,医生开始用手术刀剃掉我的阴毛,并在全身上下用刀修理,将一个雪白肉体剃得没有一丝的汗毛,使我的光裸胴体显得更光滑。医生捏着我阴唇剃我阴毛时,我忍不住呻吟了,冰冷的刀锋刺激着我的阴部,使我有一种异常的快感。我精赤条条地给绑缚在手术台上叉着腿让医生剃毛,就象给屠宰场上的猪刮毛一样,剥洗的干干净净,雪雪白白。医生捏着我的那粒阴帝用手术刀的刀背做了个切割的动作。我不由尖叫了起来,叫得象极了被屠宰的母猪。剥光的我被象猪一样给捆着,让医生宰割着我,象杀猪一样退毛。光着大白屁股的我让医生收拾的服服贴贴,再也不敢反抗,任医生摆布着我的肉体。 “白母猪!贱猪猡!”医生说着,挥手让护士翻过我的光身子,光屁股朝上躺好,把屁眼的毛也剃了。接着,拍打着我的光屁股,又命令说:“松开手上的绳子,重新反绑,插上罪牌。于是,二个护士又松掉我手上的绳索,再次摁肩头拢二臂,反扭双手捆扎好,扎得紧紧的。 然后,又插上我的“女罪犯媚儿一名”的牌子。随后,光屁股捆扎好的我又站到了地上

关注用户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
暂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请先登录